中国程序员每年的高光时刻,就在九月的杭州

2019年09月28日 07:04 23 次阅读 来源: 蒸汽魔方 作者: 路人甲
摘要 在西二旗晚高峰的地铁上,五道口西餐厅宽大的相亲餐桌旁,光鲜体面的年轻人,总会对那些偶尔出现的、背着 tumi 双肩包、穿着优衣库单色休闲裤格子衬衫、留着小区深处剪的十五元寸头的沉默眼镜男暗暗指点:“快看,那儿有个程序员!”紧接着,在广告公司上班的女孩儿们会一边捂起嘴巴偷笑,一边斜着眼睛悄悄端详。她们脑中渐渐浮现出种种调侃程序员的段子,这些段子会像回魂的孙悟空一样,一重一重扣回到眼前这位程序员大哥的...

在西二旗晚高峰的地铁上,五道口西餐厅宽大的相亲餐桌旁,光鲜体面的年轻人,总会对那些偶尔出现的、背着 tumi 双肩包、穿着优衣库单色休闲裤&格子衬衫、留着小区深处剪的十五元寸头的沉默眼镜男暗暗指点:“快看,那儿有个程序员!”

紧接着,在广告公司上班的女孩儿们会一边捂起嘴巴偷笑,一边斜着眼睛悄悄端详。她们脑中渐渐浮现出种种调侃程序员的段子,这些段子会像回魂的孙悟空一样,一重一重扣回到眼前这位程序员大哥的身上:

尽管在信息驱动着的当代都市,程序员就像蜂巢里的工蜂一样多,但对于这些吸附在都市表层浮华中的年轻人来说,这些偶尔出现在晚高峰人流中的野生程序员,某种程度上竟像是从某个隐秘世界的裂缝中泄露出来的异维生物。 

毕竟,除了在联排办公桌上的双屏幕前,以及大厂食堂打饭的队伍里,程序员在哪里出现似乎都会显得有些不合时宜。

一条很难被改变的社会定律是:某种新事物在嵌入主流的过程中,总会有一段生涩甚至艰难的摩擦期。 

而即使是在现代工种中,程序员也是一个相当新鲜的职业。当这群特征鲜明的理工男,在短短十几年内像梅雨后的蘑菇一样冒出来,转眼成为了驱动社会运转的重要力量,他们显然还并不能和时代的节奏很好的彼此融洽。 

流量的狂欢更是给程序员们带来了难以摆脱的刻板印象:当各种微博段子、公众号条漫、互联网公司盘点小文,把程序员当作滋养流量的肥美物料,动不动就要杀个程序员祭天,公众对于程序员的认识,便更不能停留在一个足够客观的层面。

很少有人意识到,这个时代最聪明的头脑,其实大部分都被用去敲代码了。程序员,其实是最接近这个时代核心的一群人。 只不过,在代码组成的世界里,程序员是超越时代的英雄,他们正在为整个人类的未来打下地基,铺下道路……

而在同学聚会的餐桌上,老家亲戚的闲谈中,他们是一群不爱洗头的 nerd,是一群整天盯着屏幕敲代码、不懂生活的宅男…… 他们哪里不希望有女孩儿知道,自己的代码功夫,像小说里的侠客一样炉火纯青。他们也像告诉自己的大姨,自己每天加班修复的 bug,才能让她和她的朋友们在互联网上得以享受稳定而丰盈的娱乐生活……

显然,程序员群体需要更多的归属感和认同感,也需要更多展示自我、收获来自各界积极反馈的机会。 

而在每年秋季的杭州,清凉的山风吹向江海的时节,中国的程序员群体都会向这里进行一次短暂的迁徙。 

在这里的云栖小镇,每年都将举办名为“云栖大会”的、以程序员为主角的大型聚会,中国一半的开发者精英都会出现。就像 namm show 上的满地跑的音乐家,漫展上重重叠叠的二次元爱好者,在九月末的云栖小镇,科海路上伸出一脚就可以绊倒三个程序员。

对于这些程序员来说,云栖大会,显然已经变成了他们收获文化归属感的重要场合。 随着今年乐夏的爆红,刺猬乐队的主唱赵子健,可能成了年度最成功的程序员,尽管他在知乎扬言“再也不用上班了”,但还是被请来了云栖大会,来到了这个放眼望去全是老同行的场合,在“飞天智能”论坛上进行表演。

子健已经脱离了代码的苦海,台下观看的阿里程序员们看完演出还要回办公室上班。台上的程序员和台下的程序员,在表演现场,形成了一股一反刺猬日常演出时的气场。

毕竟,并不是每一个程序员都能转行去做一个成功的音乐家,但每一个程序员,却都有种种形式的浪漫、疯狂、才华横溢……

“程序员其实聪明又活跃,能写出一手好代码的人,玩起来也很可能比大部分人都尖”。  

明眼人都可以看到,云栖大会举办到今年,正在越来越重视那些技术以外的、能够给程序员群体带来更多文化关怀的活动要素:譬如,如今脱口秀大会刚刚结束,热度正高。当红的脱口秀演员呼兰,以及一众脱口秀演员,就来到了云栖大会,参加这里的首届“程序员吐槽会”。

呼兰说,自己没成名的时候就想来参加云栖大会,没想到现在竟然以搞笑艺人的身份来参加了。而在这儿,他终于可以讲一些技术人才能听得懂的段子了……

吐槽大会现场的台下,以及云栖场地上的直播大屏幕前,密密麻麻坐满了程序员,这应该是整个大会最令人兴奋的时刻,当然,也是产品经理们的至暗时刻。

吐槽大会之前的介绍里写着,这个活动要展示“开发者趣味”,而在现场,你会发现所谓的“开发者趣味”,其实就是变着花的骂产品经理:呼兰一上场就让在座的产品经理举手,结果没人敢举,都怕挨揍……有程序员嘉宾说他们公司是一个产品经理配五个开发,但如果没有产品经理,一个开发就搞定了……总之整场吐槽大会,变成了一场产品经理的批斗会,无数产品经理在大会中途愤然离席,打车回家表示抗议。 

当然,台下的程序员们可是乐呵的不得了,在吐槽大会期间,整个云栖小镇都时不时爆发出阵阵狂笑……

他们此刻,已经得到了来自台上的明星嘉宾,以及整个云栖小镇里开发兄弟们上万倍的强烈信心加持,收获了厚重的归属感。

事实上,在程序员吐槽大会这样的场合,你会发现,程序员群体的文化,已经足够成熟和丰富。事实上,他们的独特文化,正在寻求突破来自公众的刻板印象的锁闭,试图在舆论场中获得的更大话语权。

而除了这些活动,从纯粹的技术层面说,云栖大会也给了程序员大量的新鲜体验。 

写代码是程序员的立身之本。而在云栖大会,程序员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,用自己的代码功夫为自己赢得尊重、赞许甚至奖金。

走进人烟稀少的云栖大会D区,几间大学教室大小的房间里,气氛明显比其他展区要紧张很多。坐在前排的羞涩男孩子,正在专注地说着一些编程术语。所有人都眉头紧锁地仔细听着。 

这里正在举办代码比赛。而坐在这里参赛的 ,是那些真正懂得技术本身无穷魅力的手艺人们。要知道,对于那些真正热爱编程的开发者来说,修炼写代码就像修炼武功。——就像练武功并不一定只是为了杀人,写代码也不一定只是为了赚钱,单纯的精进和切磋技术本身,就能给他们带来常人难以体会的、专属于修行者的快乐。

而在同一栋大楼里,今年的云栖大会更是有为程序员专门打造的“极客密室”,这些精心布置的密室逃脱游戏是专门为程序员打造的,不会编程的人进去了根本没有机会出来…… 

身为一个程序员,你很有可能会在云栖大会上,收获这一年里最精彩的三天。

如果一个男程序员领着他的女朋友来参加云栖大会,我相信,这位女孩儿会惊奇的发现,自己的男朋友在这里戴上了一道光环。

她会发现,他不再孤独和不被理解,他敲出的枯燥代码就像马良的画,可以变成具体而强大的力量;他那些立足于代码世界的趣味,在这里可以得到广泛的共鸣和回应……

事实上,云栖大会,已经变成了程序员文化的集结、积蓄和勃发之地,也是程序员的世界与整个世界的齿轮相咬之处。

在这里,很难再日常生活中与周遭人们发生共鸣的、被广泛地误解和调侃的“码农”们,尽情的释放真我,展露出惊人的智慧、才华和能量。——而当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在云栖大会得到这样充分的释放,越来越多的程序员在这里彼此共鸣、集结成团,云栖大会,便就此结成了一层强力的结界。

在这层结界里,正在酝酿着足以长久改变世界的能量。

还可以输入136 讨论区:
评 论